包括美国医学协会,美国精神病学协会,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成瘾医学学会(ASAM)在内的领先专业组织广泛将成瘾视为一种疾病。在最近的采访中 欲望的生物学:为什么成瘾不是疾病, 神经科学家马克·刘易斯(Marc Lewis)博士,他分享了他为什么要相信将成瘾归类为疾病这一观点的理由。

当被问及他对ASAM将成瘾定义为慢性疾病的看法时,刘易斯医生说,与成瘾有关的大脑变化还涉及其他普通过程,例如形成感觉或偏好,因此不需要药物治疗。他还指出,由于不需要药物治疗并且所发生的变化是可逆的,因此不应将成瘾归类为疾病。此外,刘易斯博士谈到了大脑的神经可塑性,描述了大脑在外部和内部变化的影响下如何变化,也许暗示可以通过有动机和指导性的行为来治疗任何损伤。

在采访中,刘易斯博士明确指出,成瘾不可轻视,这是一种严重而紧急的状况。然而,他更倾向于将成瘾定义为一种持续的习惯,这种习惯是由于反复说服奖励或吸引人的目标而产生的。他解释说,在成瘾的情况下,由于多巴胺的分泌加快了重新布线的过程,多巴胺的分泌增强了一种感觉和思想模式,使人们不相信药物的后果,而相信这种药物会使他们感觉更好。尽管如此,他断言这确实暗示着大脑有问题。它仅表示某些习惯盖过了其他习惯。他提供了一个人经历休息的例子,因为深的车辙的影响仍然以疼痛和障碍的形式出现,直到一个人决定是时候继续前进了。对他而言,大脑不断进行自我修改和适应的能力可以保护其免受损伤的损害,并使我们能够自我重新布线。

在采访的最后部分,他阐明了“成瘾不是疾病”这一标题的重要性,指出成瘾的根源在于“想要的系统”或我们对某种事物的渴望,而不是真正实现的成瘾。这种欲望。追逐的过程通常很漫长,但是当我们得到想要的东西时,我们会迅速将注意力转移到下一个愿望上。刘易斯博士引用他的确切话说:“大脑的”想要的”部分,纹状体,是各种欲望变化的基础(冲动,动力,强迫,渴望)–纹状体很大,而愉悦感本身(端点)仅占大脑的一小部分。成瘾依赖于“想要的”系统,因此有很多大脑物质可供使用。”

刘易斯博士的成瘾概念旨在使人们在无需药物治疗的情况下获得更多康复的希望。他相信大脑的性质及其惊人的变化和适应能力。无论成瘾是否被定义为疾病,不同的科学领域都在不断为人们提供治疗和康复的新手段。